live173視訊聊天網- 視訊交友,辣妹視訊,美女直播秀173免費視訊美女一對一視訊聊天台灣免費視訊聊天交友網

只是一些虛構的事與情

《開不了口》

明天,中學同學 Aki 要結婚了。

 

這晚,我在 Bryan 的家喝酒,陪他談天。

 

說「陪」他,是因為我知道, Bryan 一直都暗戀 Aki 。

 

他暗戀了她七年,結果她跟一個一起了一年的人結婚 ……

 

「感情不是這麼計算的。」

 

他跟我笑說,向我遞來一罐啤酒。

 

「難道你不感到失望嗎 ? 」我接過啤酒,拉開蓋環。

 

「我早已過了那個階段。」他又笑,然後用力的抽了一口煙。

 

很少見他這樣抽煙。

 

「即是以前也失望過 ? 」我問。

 

他不作聲,就只是繼續抽著煙。然後過了一會,他才開口說:

 

「與其說失望,不如說後悔。」

 

「後悔 ? 」

 

「後悔自己以前沒有跟她說。」他微笑。

 

我愣了一會,問他:「過去這麼多年來,你都沒有跟她說過、你喜歡她 ? 」

 

他又沒說話,將煙頭放進煙灰缸里緩緩弄熄,忽然反問我:

 

「如果喜歡一個人,是不是就應該要開口讓對方知道 ? 」

 

我又呆了一下,才懂得回答:「一般來說,應該吧。」

 

他看出窗外,說:「其實,我也有試過讓她知道。」

 

「例如呢 ? 」

 

「例如,第一年,她生日,我有說過喜歡她。」

 

想不到他原來真有表白過,但這件事從沒聽過任何人提起。我忍不住問:

 

「那當時她怎麼回答 ? 」

 

他看看我,卻帶開了話題:「你記不記得、當時她有男朋友 ? 」

 

「 …… 好像是有的。」我答。

 

「所以,那時候,我跟她說喜歡她,也只是以朋友的身份來說。」

 

我聽得有點無奈,但他卻悠然的喝著酒,彷佛剛才說的是另一個人的事。

 

他續說下去:「第二年,她生日,但她失戀了。碰巧那時她的好朋友都沒空,我就自告奮勇陪她去散心。」

 

我點點頭,接著他說:「這個我知道,那時原本以為她會跟男朋友過生日,所以大家都沒有特別為她預留日子慶祝。」

 

「那時候,記得你還叫我要乘虛而入。」他盯著我笑。

 

「但那時候你沒有。」我又無奈嘆氣。

 

「不是我沒有,其實我也有認真想過。」想不到他這樣說。

 

「 …… 之後呢 ? 」

 

「但那時,她心里就只有她男朋友,根本再沒有我入侵的余地。」他搖了搖頭,說:「況且,我也真的不想趁她想不清楚的時候,再去打亂她。」

 

我慨嘆:「你實在不明白『快刀斬亂麻』的真義。」

 

「甚麼『快刀斬亂麻』喇 ? 」

 

「管她亂不亂的,只要你跟她一起之後待她好一些,她就終會忘記舊愛、心甘情愿地跟你一起喇。」

 

他靜靜點起了另一枝煙,沉默了一會,看著我笑說:「但這樣子的話,她可能也不是真的喜歡我 ? 」

 

我搖頭,答:「但也可以之後變成真的喜歡你。」

 

「或許吧,只是沒有人可以肯定。」他呼了一口煙,繼續說:「之後第三年她生日,她已經有另一個男朋友了。那時候我曾經想過,我也是時候應該放棄,於是我嘗試去結識多些新朋友,去跟其他女性發展。」

 

「然後你就跟 Crystal 一起。」Crystal 是他以前的女朋友。

 

他微微苦笑一下,說:「那時候,可能大家都有了另一半,反而能夠變得比較純粹一點做好朋友。她有甚麼心事,都會跟我分享;我又會經常教她,怎麼去討好她的男朋友。我們經常一起出外拍照,我會教她怎麼攝影,她偶爾會出任我的模特兒。平時遇到甚麼事,都會想要讓對方先知道,生日的時候,她總是第一個跟我說生日快樂的人 …… 」

 

「沒半點曖昧嗎 ? 」我打斷他。

 

他默然一會,才回道:「或許有,或許沒有,但也不重要。因為我知道,她的心里還是會以她的男朋友為先。」

 

但我知道,他卻不然,因為後來他與 Crystal 分了手。

 

「後來,第五年她的生日,她的身邊終於沒有別的男人。」說到這里,他忽然不作聲。

 

「 …… 那時候你卻不在香港,被公司派到外地長駐。」我緩緩的替他說下去,又問他:「那時候,你有想過回來嗎 ? 」

 

他深深抽了一口煙,答我:「沒有。」

 

「為甚麼 ? 」

 

「她生日的那天,我打長途電話給她說生日快樂。那一次我們談了很久,比以前每一通電話都談得久,大概有五個小時,我感覺得到,大家其實都不舍得掛線。可是談到最後,我要去上班了,可我還是裝作沒事、繼續跟她談下去;但她卻記得我日常的作息時間,反先提醒我要準備出門。」

 

「唉 …… 你們這樣子,還是沒有一起嗎 ? 」我忍不住喝了一口酒。

 

他微微笑了一下,說:「當時,我就跟她說今天不上班了,還忍不住沖口而出,說不如我現在回香港。」

 

我精神一振,問了:「那她怎麼說 ? 」

 

「她最初沒有出聲,之後才跟我說、『不用急,還有三個月你就會回來了』。」

 

「 …… 於是,你就沒有回來了 ? 」

 

「你明明知道我後來幾時才回來的。」他苦笑。

 

「結果,你跟公司續約、之後過了大半年才回來。」我也苦笑,然後又說:「然後那時候,她就認識了現在的未婚夫。」

 

「嗯,是的,之後第六年她生日的時候,她跟我說他們會在一年後結婚。」說到最後,他低頭微笑。

 

「我知道,我記得那時候我們剛巧一起在喝酒。」我輕嘆。

 

那一晚他的表情,我到現在都記得。

 

他又說:「後來她告訴我,我是第一個知道她們要結婚的人,那時候連她的父母都不知道。」

 

我搖頭:「如果是我,我寧愿不要第一個知道。」

 

「但我和她是好朋友嘛。」他笑。

 

「那我也寧愿不要這樣的好朋友。」我苦笑。

 

「但我沒有後悔有她這位好朋友。」

 

「但你還是會後悔。」

 

「是後悔自己以前錯過嘛。」他又笑了一聲,說:「如果那時候,我有回來;如果那一年,我有乘虛而入;如果在最初,我敢鼓起勇氣說喜歡她 …… 」

 

之後,他再沒有說下去。

 

因為我們都知道,世事沒有這麼多「如果」。

 

「其實過了一年時間,我已經可以看得很開的了。」他說。

 

「我知道,你還可以大方到,免費為他們去日本拍婚紗相。」

 

我一直認為無需做到這一地步,即使是好朋友。

 

他也彷佛看穿我的想法,於是道:「只要她開心,又有甚麼關系。」

 

只要她開心。

 

他自己不提,但我倒記得,這些年來因為這句「只要她開心」,他曾做過幾多傻事。

 

不眠不休的替她趕作業、為她想要的生日禮物而走遍全港九、在她失意時介紹不同的異性鼓勵她再次談戀愛、不理自己女朋友呷醋而陪她一次又一次出外拍照、最後還要主動提出幫她與她的未婚夫影婚紗照。

 

「我覺得,我與你似乎身處兩個世界。」我嘆氣。

 

「為甚麼這樣說 ? 」他呆呆的問。

 

「算了,我只是越來越覺得,自己今晚特意找你喝酒,顯得多管閑事了。」我苦笑一聲。

 

「不,我很感謝你今晚來。」他看著我笑,又說:「而且我也有事想拜托你。」

 

「拜托我 ? 」我微微恍神。

 

他不說話,只是進房拿出了一個方盒子,然後緩緩的,交到我的手里。

 

  

第二日,我比預定的時間早半個小時,來到 Aki 婚禮的場地。

 

她與她的未婚夫都是教徒,兩人選擇了在教堂行禮。我跟一些相熟的朋友寒喧幾句後,就逕自去新娘的化妝間找 Aki 。

 

我敲門而入,化妝間只有 Aki 一人。看見她身穿白紗的模樣,我忍不住贊美了:「你今天實在很漂亮。」

 

Aki 大方的笑笑,說:「多謝。」

 

「其他人呢 ? 」我問她。

 

「大家都出外去準備了,我也想自己一個人靜一靜。」

 

「緊張嗎 ? 」我笑。

 

「是有點。」她也笑,然後她又看我一眼,問我了:「你是有事找我嗎 ? 」

 

我微微呼氣,將方盒子拿出來,說:「Bryan 要我交給你的。」

 

「Bryan ? 」Aki 呆了一下,問:「他呢 ? 」

 

「他今天應該不能來了。」我說出預先準備好的話。「他公司有急事,今天早上突然要趕回上海。」

 

Aki 沒有作聲。

 

她應該知道,我剛才所說的其實是謊言。

 

如果,他們是真的這麼了解對方 ……

 

「他還好嗎 ? 」

 

她低下頭問。

 

「他還好。」

 

我嘆氣。

 

她對我笑了一下,然後緩緩的接過盒子,將它打開。

 

只見里面有著一疊 A4 大小的相片。

 

相片里的,都是 Aki 的獨照沙龍。

 

第一張,應該是我們剛認識她的時候,那時的她比現在多了一份青澀。

 

第二張,是第一年我們為她慶祝生日時所拍的,相片里的她臉上滿是驚喜。

 

第三張,是我們一行人去宿營時拍的,夜里我們在沙灘偷偷放煙火,她的笑容比煙火還燦爛。

 

第四張,相片里的她沒有笑了,眼角彷佛帶著淚水,看著天空抿唇 ……

 

我忽然明白,這些都是 Bryan 這些年來所為她拍下的相片。

 

果然,之後每一張沙龍里的 Aki ,都比之前的略顯成熟;但每張相都呈現出 Aki 不同的美態,或嬌艷,或憂愁,或活潑,或高貴,絕不會與之前的任何一張有重復的感覺。我心里禁不住問,到底一個人要對另一個人有多關注留心,才可以如此細膩捕捉到對方種種神態 ?

 

不知 Aki 心里是否也如此想,只見她默不作聲,一張一張的將相片緩緩看下去。然後,她看到了最後的一張沙龍。

 

相片里,是她穿著白色的婚紗,迎著海風,微微的回頭笑。

 

那抹笑,充滿著幸福。

 

但是,相片里的主角,如今卻在哭了。

 

我靜靜的走出了化妝間。

 

心里回想起,昨晚臨離開 Bryan 的家前,與他最後的對話。

 

 

「你覺得,我撒這樣的謊,她會相信嗎 ? 」

 

我拿著方盒子,苦笑問他。

 

「應該不相信吧。」他微微笑。

 

「那為甚麼你不去她的婚禮、更要我交這盒子給她 ? 」

 

「因為 …… 」

 

他看著方盒子,出了一會神,最後才說:

 

「因為有些說話,我不能再親口告訴她。」

 

「我不明白 ? 」

 

「有些說話,如今我不能再開口對她說了,所以,請你幫我將這盒子交給她。」

 

說到最後,他的臉上已經沒有了笑容。

 

我也不勉強再問,只是拿著盒子,轉身離開。

 

此刻,我看著 Aki ,在她的父親帶領下,踏入教堂,步向她將來的另一半身邊。

 

她的臉上猶帶著淚痕,旁人說那是新娘喜悅的眼淚 ……

 

我心里輕輕的嘆氣。

 

如今我終於明白,他真正開不了口對她說的,到底是甚麼 ……

 

只見 Aki 已站在臺上,面對她最後所選擇的另一半。

 

 

只望,你會幸福。

視訊網站 | ayy1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 | 風雪英雄情緣聊天室 | 美女遊戲-流行音樂網-bt | 走光視訊 | 0401影音live秀ut | 完美女人影音網交友 | 色情聊天網 | 視頻影音聊天 | 裸聊qq群免費 - 同城視頻聊天 | 視訊美女直播間 - 免費祼聊聊天室 | 視頻真人秀 - 果聊視頻聊天室 - 視訊聊天交友 | 免費視訊真人秀 | 色情免費視訊妹聊天 | 後宮視訊聊天室 | 直播美女視訊 | uthome網路聊天 | 一對一隨機視頻 | ut苗栗人聊天室 | 台灣mm視頻 |